芙蓉出碧水 十里稻花香——探秘陳家村的生態價值轉化之路

  谷雨時節,走入陳家村圩區,眼前豁然開朗,綠浪翻滾、沁人心脾的成片小麥、油菜等夏熟作物籽粒飽滿。

  陳家村俗稱陳家圩。圩子的西邊是浩浩蕩蕩的長江,東邊是彎彎曲曲的乙字河,北邊是靜靜流淌的采石河……水是圩區的主宰,對于“不缺水”的陳家村來說,水是生命的源頭,也是禍福的根由。起初,這里只是長江東岸的一個蘆葦小沙洲,江北無為、含山等地的漁民隨魚汛而來,他們筑堤墾荒,定而居之,逐漸形成了村落。后來,陳家村的蓮藕、魚蟹一度名聲在外。但是,沙場遍地、洪水肆虐,讓陳家村的生態環境受到嚴重破壞,年青一代紛紛外流。

  現如今,隨著長江岸線生態環境整治的強力推進,村莊人居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芙蓉出碧水,十里稻花香,依托既有的水、田資源,陳家村開啟了生態價值轉化之路。

  長江大橋穿村而過

  “荷花經濟”成為農戶增收的新引擎

  陳家村一角

  生態興,奠定產業發展基礎

  碧水藍天,微風拂柳,站在陳家圩大堤上,極目遠眺,馬鞍山長江大橋如長虹臥波,目光收回,腳下長江岸線如綠色絲帶鋪展開來。

  “別看現在陳家圩草青樹綠,風景如畫,但兩年前,這里卻是另一番景象。”年過八旬的老教師張宏友并不是陳家村人,但從這里走上三尺講臺的他卻發自肺腑地將陳家村視為“故鄉”,即便現在已經隨子女搬進了市區,只要一有空他還是會回到陳家村走走看看。陳家圩的過去一度讓張宏友“心痛”:4000多米的長江岸線,被24家非法碼頭和6家船舶制造企業占領,泛黃的岸灘、飛揚的塵土、刺耳的噪音,就連河道和江灘也都受到了破壞。讓張老欣慰的是,陳家圩的傷痛沒有被忽視,在長江岸線的強力整治中,陳家圩內的24家非法碼頭和6家船舶制造企業被成功取締拆除,沿線江堤實現全面復綠。

  與此同時,在市、區、街道等多方支持下,陳家村修公路、改廁所、清垃圾,也從里到外、從點到面得到了巨大的改造,實現了人居環境的大提升。一座座白墻青瓦的民宅掩映在青翠中,透出一股安詳、靜謐的氣息,仿佛一幅鄉村水墨畫;平坦開闊的水泥村道上,分類垃圾桶擺放整齊,路旁的綠化樹高低錯落、層次分明;在點綴著鮮花綠植的美麗庭院前,村民種植的幾壟小菜園生機盎然,翠綠欲滴……晚飯后,村民汪邦乾總喜歡在村子里走一圈散散步,他說,現在走在村里,感覺就像逛公園一樣。

  24個非法碼頭其中一個就是村民秦立軍經營的。“原先也沒有人說不能開碼頭,大家就一窩蜂地辦起來了。”響應號召拆除碼頭后,秦立軍在距離陳家圩大埂不遠處建設了陳家村農業生態園,現在,一到周末,生態園的游客基本上爆滿。“陳家村離市區近,有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走上生態農業致富路的秦立軍壓力小了很多,人也變年輕了。

  “你看,土里的這些白色的東西就是水蛭的卵繭,再過個把星期,應該就可以孵出水蛭幼苗了。”從陜西到馬鞍山,從食品加工到水蛭養殖,50多歲的鄧文書在陳家村開始了人生的“二次創業”,他說,背井離鄉來這兒扎根,主要是因為馬鞍山的生態好,陳家村的水質好,適合水蛭生長。現如今,十分看好水蛭產業發展前景的鄧文書每天熱火朝天地忙著修池建塘。一年打基礎,兩年有起色,鄧文書憧憬著10月收獲的喜悅。

  像鄧文書一樣,草莓種植戶耿曉文也是“慕名而來”,扎根陳家圩種植草莓、火龍果等。“陳家圩自然條件好,交通方便,適合草莓種植、運輸,而且,也便于市民來采摘。”在耿曉文的朋友圈里,有很多吃慣了她家草莓的“老客戶”。聽說她家草莓已經開始在陳家圩種植了,不少人早早就預定了“采摘體驗”。

  蓮藕肥,開啟生態發展序幕

  如果說長江岸線的生態整治奠定了陳家圩生態轉型基礎的話,那么,蓮藕產業的蓬勃發展則開啟了陳家圩生態發展的序幕。

  出門是水,出村是圩,坐落于長江之畔的陳家村四面環水,水域面積近2000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陳家村的蓮藕、魚蟹曾聲名在外。對此,張宏文老人有深刻的體會:菱角以兩角扁大、殼薄肉肥紅菱角為盛,享譽大江南北;蓮藕亦以肥白香嫩誘人喜愛,上世紀六十年代自然災害期間解人饑飽度過荒年。老人說,陳家圩的蓮藕不但解決本地村民饑荒,還供應原黃山公社其他大隊如銀塘、前進、同心、金山、尚甸等幾個山區大隊民眾饑荒之需。

  在種植蓮藕三十多年的“蓮藕種植大戶”喻興龍的記憶里,房前屋后的荷花蓮藕是一直都有存在的,水面種植和養殖也是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技能。靠著種植蓮藕,喻興龍養活了一大家子,并且在村里率先富了起來。在老喻等示范戶的帶動下,陳家村的蓮藕、蓮子種植產業發展迅速,截至目前,種植水面接近1000畝,每畝蓮藕、蓮子收入近萬元,“荷花經濟”儼然成為當地農戶增收致富的新引擎。

  栽得連片藕,自有游人來,陳家村的“荷葉田田”吸引了眾多游客。陳家村的兩委班子也琢磨起了發展蓮藕休閑旅游農業的“文章”。在陳家村村黨委書記徐先斌的辦公室里,珍藏著一罐來自“江蘇金湖”的蓮藕汁。這是市、區組織黨員干部到江蘇金湖縣考察學習時,對方提供的招待產品,徐先斌舍不得喝收藏了起來。“蓮藕分九孔和七孔兩種,九孔蓮藕細而長、脆嫩香甜,七孔藕則短而且粗,產量很高。陳家圩傳統的蓮藕就是更美味的九孔蓮藕。”徐先斌介紹說,一直以來,陳家圩的村民就是單純地賣鮮蓮藕、鮮蓮子,經濟效益有限。“但如果發展蓮藕、蓮子深加工,不僅可以解決一部分人就業的問題,而且可以提升蓮藕產業經濟價值,增加村民以及村集體收入”。

  結合正在規劃中的濱江田園綜合體建設,徐先斌透露,陳家村計劃利用水面優質資源,發展水產(螃蟹、龜鱉、黑魚)養殖,進一步豐富荷花種植品種,延伸蓮藕產業鏈,振興鄉村休閑觀光產業,讓水面養殖種植真正地實現“落地生金”,帶動鄉村振興。

  稻花香,品好質優“糧滿倉”

  “現在哪有年輕人種田呢,早就都不種了!”87歲的老人賈金寶站在房前的院子里望著遠處的自家稻田,仿佛回到了年輕的時候。

  曾經,賈金寶就是靠著拾掇家里的6畝田養活了一家子。可是,兒女們成家立業后都紛紛搬進了城里,沒有一個“繼承”他的鋤頭。前幾年,老人還能靠著“家長權威”將子女們喊回來幫忙,可是,當下,子女們每天都要接送孫子、孫女上學、放學,干脆理直氣壯地“沒收”了老人的鋤頭。“以前,靠著種植水稻、油菜等,還能解決一家人的飯碗問題,現在呢?外面到處都是掙錢的機會,誰還愿意吃種田的苦呢?何況,種田本來就不賺錢!”賈金寶給記者算了一筆賬:風調雨順、照料得當,水稻畝產也就在1200斤左右,以每斤價格在1.2元算,刨去種植成本,幾乎沒有什么收益。

  “要不是就在家門口上班,種畝把田打發一下空余時間,也滿足一下自家吃糧需求,否則哪有我這個年紀的人種田呢!”46歲的徐先弟家有三畝多田,除了那塊位置偏遠的水田留著自己種以外,其他的都租了出去,平均一畝每年流轉費1200元。徐先弟說,兒子今年23歲了,目前在開發區一家企業上班,陳家村80后、90后壓根就不知道田是怎么種的。

  “種普通水稻確實不賺錢。種植水稻的出路,就是要種植優質水稻,發展全產業鏈經營,走品牌化發展道路,真正實現優糧優產、優糧優加、優糧優銷。”徐先斌說,以前水稻最低保護價較高,農民大多種植普通稻谷,優質水稻種植面積少,現在,隨著國家下調水稻最低收購價格,普通水稻種植收益下降,農民的種糧積極性也受到影響。而優質稻糧產量高、價格好,每畝純收益就比較可觀。徐先斌說,想要提高水稻附加值,還必須構建“生產+加工+銷售”的全產業鏈經營模式。

  優化糧食種植結構,實現優質優價,滿足居民營養健康多元化的消費需求,已成為保障糧食安全的重要使命。對此深有研究的徐先斌介紹,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啟動實施優質糧食工程以來,全國各地十分重視優質水稻產業發展,涌現出吉林大米、廣西香米、江蘇“蘇米”等一批品牌大米,有效帶動了優質水稻種植面積快速增長,促進農民增收。“陳家圩有良田4000來畝,如果整理集中種植優質水稻,效益應該還是相當可觀的。”徐先斌透露,為了更好地進行優質水稻田的改造,陳家村計劃將村民手中的田地進行集中流轉、集中整理和集中出租。“截至目前,我們已經完成了對25個自然村土地的摸底工作,也征求了全體村民意見。”徐先斌說,從目前調查情況來看,村民們對此都很支持和期待。

  “村民的支持是我們的底氣,也是沉甸甸的責任。”徐先斌和村兩委班子不敢懈怠,他們立志要帶領4000村民發展生態米油、綠色菱藕、休閑農旅三大產業,共同打造產業引領、生態宜居、農民富裕的水韻陳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