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慶筑夢新區外景。 記者 江勝 攝

  疫情之下倒逼社會治理的完善,更按下了經濟和社會發展“智理”快進鍵。群雄逐鹿的今天,各地正搶抓“數字機遇”,讓城市更聰明,工業能智造,經濟更智慧。伴隨著加快城市數字化發展的強音,一個雄心勃勃、目標遠大的安慶正式啟航。

  國務院宣布新設46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安慶榜上有名;

  全市啟動實施“安康碼”應用便民工程,開展“安康碼”互聯互通試點;

  5G網絡和“一室一腦一谷”建設正在加快推進;

  市政府與安慶師范大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開展數字人才培訓工作……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和岳西縣人民政府舉行了戰略合作簽約儀式;

  宜城大地上,數字化的步伐就這樣一步步展開。

  摸家底 看基礎

  城市大數據中心建設迫在眉睫

  杭州城市大腦的“火”,“火”在它的實用價值——從老百姓的需求中不斷發現問題,倒逼政府部門自我改革、減少各類辦事審批流程,最終讓市民受益。改進后,各方在受益中反思,在反思后再改進。城市的“思考”能力大大增強。

  這是群眾需求的供給側改革。

  雖然沒有杭州那么普遍,但類似的情況安慶也時有出現:

  疫情期間,我市多家醫院陸續推出線上發熱門診、普通門診。醫生們坐在終端前,開展線上問診、用藥咨詢等醫療服務。

  市立醫院和懷寧縣人民醫院兩家公立醫院,開展“安康碼”互聯互通試點。

  長三角三省一市“健康碼”,目前已實現業務互認及數據共享。449.35萬申領“安康碼”的安慶人,持“安康碼”綠碼可在長三角區域自由通行。從“一碼通行、一碼通辦”到“一碼共享、賦碼生活”,長三角一體化背景下,我們滿載機遇。

  但在更多的場景里,我們仍不夠“快捷”——

  杭州的城市大腦最早應用在治堵上。城市大腦從攝像頭獲得即時交通流量,再讓城市的交通信號燈根據流量優化路口的時間分配,提高交通效率。“腦洞”大開后,“堵城”的名次不斷下滑,2018年,杭州從全國排名第5擁堵的城市,降到了第57名。

  對比之下,安慶沒那么堵,數據流也沒那么順暢。

  2019年9月份至今,交警支隊針對城區大規模修路封路造成的交通擁堵現象,共對全市信號控制路口相位進行優化調整一百余次,城區多個擁堵路口通過相位優化,通行狀況得到了改善。

  和大多數城市一樣,安慶的紅綠燈和攝像頭的鴻溝依然存在,難以逾越。

  市交警支隊科技科相關負責人介紹,我們目前的交通優化治理,更多的是通過外部互聯網設備監測發現問題,然后人工手調。如果能夠建立數字化平臺,將原本散落在城市生活中的數據匯集起來,并通過整合分析,實現對城市的指揮、調動和管理,必然能夠更加高效。

  數字,既是城市活動的軌跡,也是城市治理的密碼。來自安慶市數據資源管理局的一組數據讓人有喜有憂。

  政務服務網“一網通辦”,推動了政務服務從“線下跑”向“網上辦”、“分頭辦”向“協同辦”轉變,市民和企業辦事越來越像網購一樣方便。

  截止到2019年底,全市市、縣、鄉、村四級“一網通辦”事項達到13.7萬個,實現政務服務事項100%“一網通辦”,全年辦件量達580萬件。“一網通辦”,落腳在“辦”。把政務數據歸集到一個功能性平臺,企業和群眾只要進一扇門,就能辦成不同領域的事項,解決“辦不完的手續、蓋不完的章、跑不完的路”等麻煩。

  “所有程序集中到一個專區里,材料簡化了,過程優化了,時間縮短了。”前來辦理業務的市民、企業紛紛表示增加了獲得感。

  “一網通辦”是政務服務工作的數字化,也是政府數字化轉型的一部分。然而數字有了,如何歸集成為有用的數據信息,這座城市面臨更大的挑戰。

  4月以來,我市信息化系統使用情況評估和數據歸集攻堅行動有序進展。目標,就是摸清數字家底。在已經完成的26家單位調研中,評估出國家級、省廳級、市級各類系統329個。

  令人遺憾的是,各單位目前在用的國家級、省級信息系統,基本未實現數據回流,數據歸集工作難度較大。大部分單位并未實現數據資源的實時歸集與共享交換,部分內部數據整合度較低,“數據孤島”比比皆是,打通各部門之間的壁壘,實現互聯互通是當務之急。

  數據難以互聯互通,究其原因,是部門信息化業務系統分散,缺乏數據共享通道,數據標準不一,無法進行有效的融合共享。

  風物長宜放眼量。建立大數據中心,實現互聯互通,讓靜態的數字動起來,才能有效消除“數據孤島”。誠如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副教授陳奇所言,數據資源就是一座寶藏,對這座寶藏進行鉆探,就是對數據信息進行“加工”,把靜態的“數字”,變成動態的“數據”,讓資源“活起來”,推動形成用數據發現問題、分析問題、預測問題、“未卜先知”地解決問題。

  大數據只有創新,才能不斷發展;只有融合,才能有生命力;只有共享,才能帶來獲得感。

  找亮點 搶風口

  加快推進產業數字化轉型

  對標“數字經濟第一城”的杭州,有人說差距太大沒有可比性不好借鑒。但若干年前,杭州在數字經濟上一樣“一窮二白”。浙江省工業和信息化研究院院長蘭建平說:“杭州并沒有什么得天獨厚的優勢,龍頭老大都是要靠干出來的!”

  在身處杭州的數字經濟建設者看來,數字經濟發展的經驗之一就是,成為革命者還是被革命,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如何利用傳統優勢轉型求變。

  有著中國近代工業發源地之稱的安慶,傳統工業領域也正在醞釀著一場工業互聯網的轉型升級。 

  從數字中來,到實體中去,老牌工業企業在創新上也不甘落后。立足于深厚的產業基礎,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開始萌芽。

  環境恒溫恒濕,機器人運輸半成品、工人騎著電動車巡查工作……在安徽華貿集團,人力的作用已降到“谷底”,記憶中千人紗、萬人布的景象不復重現。近年來,安徽華茂投資開展智能化項目改造,已特別是智能紡紗工廠系列工業APP的研發,為企業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位于安慶市經開區的帝伯粉末冶金有限公司里,5G“智慧工廠”示范基地目前已經雛形初具, 5G網絡搭建完成,6月份將正式啟動運行,這也將成為我省首個5G“智慧工廠”。

  《安慶城區數字經濟發展情況調研報告》中提到,以華茂、曙光化工為代表的流程型工廠,完全具備了轉向智能化企業的基礎。以環新、恒昌、安簧為代表的企業,在生產管理上已經具備數字化和自動化的基礎。

  今天,安慶正加速在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上發力,建設一個“數字安慶”:

  1月,市政府與中國電信安徽公司簽署了《數字安慶戰略合作協議》,筑夢新區管委會也與中國電信安徽公司、安慶師范大學、華為公司共同簽署了《5G創新應用戰略合作聯盟協議》。這意味著,我市5G創新應用合作工作進入實質性階段,5G創新應用孵化即將進入快車道。

  為解決5G創新應用的“最后一公里”,全市“一室一腦一谷”項目深入謀劃。

  筑夢新區里,我省首個地市建設的“5G創新應用實驗室”已經掛牌。這里將引入5G應用研發的云計算、模組等基礎技術資源,配置共性測試實驗設備,為入駐企業、研發團隊提供端到端5G測試驗證環境。

  為智慧工業服務的“工業大腦”,圍繞安慶市工業企業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升級發展需求,按照全國一流標準在筑夢新區部署業界先進的工業云,形成工業企業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升級的“安慶模式”。

  正在建設中的“安慶云谷”,致力打造皖西南新型云計算中心,為數字安慶及周邊地區提供服務。電信公司提供云計算服務,筑夢新區保障企業入駐服務,安慶師范大學、華為公司等提供技術咨詢,以“政府搭臺服務、電信能力保障、企業拎包入駐、協調創新孵化”的“安慶云谷”模式,為數字產業集聚發展提供一個“溫床”。

  風起于青萍之末。這里的每一步,都標示出安慶邁向智慧城市的“風向”,為未來打開更廣闊的空間。

  數造未來

  依靠后發優勢力爭“彎道超車”

  誠然,從綜合實力看,安慶在數字經濟的大潮里還只是一個“萌新”。也正是因為這樣,更顯得未來可期。

  除了規上企業,一批包括宜德電子、飛凱新材料有限公司在內的“互聯網+”制造業企業正朝著“小而美”的方向發展。注重研發、產品競爭力較強、出口占比較高是它們共同的特質。

  大數據的賦能,很大程度上消除了空間的障礙。近年來,貴州在大數據產業風聲水起,數字經濟增速連續多年位居全國前列就是明證。蘭建平說,“某種意義上說,大多數地區在數字經濟這一新的經濟形態面前處于同一起跑線,就看誰有眼光和膽識。”

  從我市看,地區的亮點也在閃現——

  賣茶人儲昭敏今年在抖音上“玩轉了”。通過直播與外地客商進行線上交流,5月的每天,他都銷售1000公斤左右茶葉。這得益于大數據賦能——“我們茶商通過農業大數據平臺,能夠精準掌握茶葉產量、價格、品質和上市時間等情況。”儲昭敏說。

  在岳西縣大數據展示中心,字節跳動中,健康、農業、教育、旅游、交通監控等數據一一顯示。近兩個月來,茶葉數據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外地的茶商可以通過(縣)農業大數據平臺了解到岳西翠蘭的主要種植分布和近五年岳西翠蘭的價格走勢,為采購茶葉提供重要的數據參考。”岳西縣大數據展示中心講解員劉潔瓊介紹。

  這是岳西縣發展大數據的一個剪影。

  與貴州一樣,岳西縣在“試水”大數據產業。4月21日,岳西縣成為全省首個與華為公司開展戰略合作縣。這座深山里的縣城,在數字經濟的跑道上搶跑。

  “起步晚,起點高,小地方和欠發達地區有后發優勢。譬如我們發展數字工業從1.0、2.0到現在的3.0,后發地區完全可以直接從3.0入手,實現彎道超越理論上不是沒有可能。”在與安慶黨政代表團的交流中,杭州市城市大腦綜合協調專班副組長齊同軍博士這樣說道。

  還是在4月,國務院宣布新設46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安慶市榜上有名。綜試區入選的條件中,外貿進出口規模是跨境電商綜試區擴圍城市的選擇條件之一。近年來,全市電商產業蓬勃發展,已經形成以一批骨干企業,面向全球的數字經濟畫卷正徐徐鋪開。

  得數字化者得先機。“以新基建為引擎,把數字經濟項目和為數字經濟服務的項目作為招商引資的重點,激發經濟新動能,實現發展新起跳。”安慶黨政代表團在浙江學習考察期間這樣總結。(記者 劉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