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數字經濟異軍突起,互聯網和信息技術正把教育教學帶入一個前所未有的新時代。2019年,我省吹響智慧學校建設號角。2019年11月,我市制定出臺《安慶市智慧教育行動計劃(2019-2022年)》,以“智慧課堂”教學系統為重要載體的中小學智慧學校建設是這一行動計劃的重點項目之一,至2022年,我市鄉村、城鎮中小學智慧學校將分別完成676所、435所的建設任務,實現全面覆蓋。作為全新事物,“智慧課堂”的全面、高效應用仍需破解一些難題,而更為廣義的智慧學校、智慧教育建設,則更是長久工程。

  根據省智慧學校建設總體規劃,我市制定出臺《安慶市智慧教育行動計劃(2019-2022 年)》。至2022年,全市鄉村、城鎮中小學智慧學校將分別完成676 所、435所的建設任務,實現全面覆蓋。

  

  宜秀區白澤湖鄉一所學校正在進行“智慧課堂”教學。 記者 羅少坤 攝

  課堂教學“精準滴灌”

  “下面是兩個展開圖,折疊后所圍成的圖形分別是下面哪個立體圖形?請同學們連一連。”6月3日上午,在宜秀區白澤湖中心學校五年級教室,數學老師徐賢滿對著“班班通”教學屏幕,向學生們提出問題。

  徐賢滿的“智慧課堂”平板電腦立在講臺上,通過無線網絡投屏,將教學內容投放到教學屏幕及每名學生課桌上的平板電腦,實現了實時互動教學。

  學生們用電容筆在自己的平板電腦上進行連線答題,通過系統數據采集分析,徐賢滿可迅速掌握學生們對這一知識點的掌握程度。

  今年1月,由宜秀區教體局統一招標采購設備,并于疫情期間完成安裝調試,白澤湖中心學校同步開展教師培訓。4月和5月,學生分兩批陸續返校恢復上課,即用上了這一全新教學系統。目前,白澤湖中心學校三至六年級4個班均配備了“智慧課堂”教學系統。在宜秀區,目前已有3所中小學11個班級配備了“智慧課堂”教學系統。

  根據省智慧學校建設總體規劃,2019年11月,我市制定出臺《安慶市智慧教育行動計劃(2019-2022年)》,以“智慧課堂”教學系統為重要載體的中小學智慧學校建設是這一行動計劃的重點項目之一。

  記者從市教體局了解到,至2022年,全市鄉村、城鎮中小學智慧學校將分別完成676所、435所的建設任務,實現全面覆蓋。各縣(市、區)制定了建設規劃,分年度完成教學點、鄉村和城鎮中小學智慧學校建設任務。

  隨著數字經濟異軍突起,互聯網和信息技術正把教育教學帶入一個前所未有的新時代。

  今天學校教育領域的智慧化不是一蹴而就的,實際上,我市對“智慧課堂”的應用探索并不是從2019年才開始。

  2018年,宜秀區朝陽路小學通過爭取資金,采購了一套“智慧課堂”教學系統,設在一個專門教室,給四至六年級學生使用,平均每周使用十幾個課時,取得了良好效果。

  “學生肯從自己的班級教室上下爬樓到另一棟教學樓上這個‘智慧課堂’,它必然有它的優勢。通過數據采集、分析,老師的教學更有針對性,且利于學生的個性化發展。”該校教導主任孫愛留說。

  迎江區人民路小學碧桂園校區自2017年采購并應用“智慧課堂”教學系統以來,為老師、為學生都帶來了全新的教育體驗。

  “‘智慧課堂’在中小學教育中,為老師的教學方式、學生的學習方式都帶來了顛覆性的變化。如在預習環節,老師可以將這堂課的知識點錄制成微課,上傳云平臺,并給學生布置幾道自學以后的自測題,再根據反饋結果,有針對性地講解知識點,更加突出了學生的自主性學習、研究性學習。在課堂上,老師可以實時掌握學生的知識掌握情況,并隨堂解決學生在學習中的困惑,真正做到了師生互動。”該校四年級9班班主任張娜說。

  按照迎江區智慧學校建設規劃,2019年該區計劃建設3所中小學7個“智慧課堂”。受疫情影響,目前相關系統設備正在采購,建設工作正在持續推進。

  全面高效應用破題

  從學校教育教學層面看,教材多媒化、教育信息化、管理自動化、系統開放化的信息化教育已在學校示范公開課、教學研究課上得到推廣和運用,追求“智慧課堂”已成為中小學校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主旋律之一。“智慧課堂”在推進學校教科研信息化中產生,成為教育信息化的必然產物。

  作為全新事物,“智慧課堂”教學系統的全面、高效應用仍需破解一些難題。

  孫愛留說,這一教學系統基于無線網絡平臺應用,目前學校僅有一套,但是當計算機教室使用時,“智慧課堂”教室網絡會受到影響。

  2019年,結合智慧學校建設工作,我市開展了中小學校聯網提速攻堅行動。在各通訊運營商的支持下,至去年底,我市中小學校網絡帶寬已全部提速至200M。

  市智慧教育行動計劃也將教育城域網升級改造作為重點項目之一。

  在當下5G網絡建設浪潮中,我市教育城域網主干網絡帶寬也將大步提升,網內各中小學將實現高速互聯,互聯網總出口帶寬達10G以上,實現教育城域網覆蓋到城區全體教育單位,覆蓋教育單位所有信息點,建成統一認證的城區無線城域網。與此同時,鼓勵縣(市)利用通訊運營商鏈路建成縣域教育城域網并上聯到市教育城域網網絡中心。

  課前利用后臺資源庫查找資料、上傳預習微課、設置自測題,課中根據自測題反饋了解學生掌握情況并和學生實時互動,課后布置作業、高效批改、及時反饋、隨時溝通。“智慧課堂”教學系統的應用成效,也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教師素質水平。

  人民路小學碧桂園校區英語老師王玲認為,“智慧課堂”應用對老師提出了更高要求。其應用以信息技術為基礎,要求授課老師掌握一定的信息技術能力。資源庫的教學資源篩選,需要老師花費更多時間,并不是直接拿來使用,需要老師精心設計,培養學生的學習能力和學習積極性。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智慧課堂”教學系統在當前作為有限的資源,各中小學校也在嘗試將其最大化利用,鼓勵老師積極使用,實現教學質量的有效提升。

  應用“智慧課堂”班級的學生除了人手一部平板電腦,還有每人一個賬號,使用前登錄學校云平臺。因為設備不便管理,只有少數學校嘗試過讓學生隨身攜帶,大部分學校僅用于課堂教學。有老師認為,作為系統終端的平板電腦,在系統設備數量足夠及相關管理機制完善之后,每名學生隨身攜帶,這也是學生學習水平提升的好幫手。

  根據省智慧學校建設總體規劃,廣義的智慧學校是以推進智慧教學、智慧學習、智慧管理、智慧生活、智慧文化為主要內容,以人才隊伍和基礎環境建設為支撐的結構。

  在人民路小學副校長焦萬東看來,智慧學校建設的目的就是實現智慧教育,提高教育質量,更加符合現代教育要求。除依賴技術手段外,學校的各種智慧管理機制也應該是不可缺少的環節。

  記者手記

  “精準滴灌”更需“園丁”呵護

  試想這樣一個場景:課堂上,老師講完一個知識點,問大家是否理解,并請大家積極提問。而一些學生因為顧慮,不愿在課堂上公開提出自己還沒聽懂。同時,老師也無法即時掌握學生的整體理解情況,無法做出針對性的補充教學。

  十幾年來,隨著互聯網和信息技術的進步,教育領域陸續迎來重要變革。“智慧課堂”教學系統與“班班通”等教學系統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的終端化,老師和學生人手一部平板電腦,這也是數字經濟在教育領域的重要應用。

  “智慧課堂”教學系統的應用,實現了課堂教學的“精準滴灌”,讓每一棵“幼苗”都能精準吸收知識營養,從而茁壯成長。

  離開學校多年,采訪中,記者有感于今天學校教育的智慧化進步。除網絡基礎設施的同步跟進要求外,與硬件提升對應的是教師素質水平等軟件提升,這是“智慧課堂”全面高效應用不可缺少的前提。

  互聯網和信息技術帶來的教育革新,為教育手段提供了廣闊空間。怎么真正用好系統,其實并不容易。

  在數字經濟時代背景下,基于產業數字化的智慧工廠通過傳感終端布設,采集數據并調整參數,可實現科學生產。智慧學校雖然也有類似“終端”,感知學生的學習狀態,但對于老師來講,解決學生的學習難題卻并沒有統一的“參數”。

  智慧學校建設實際上是對老師提出了更高更細的要求,老師既需要信息技術應用水平,也需要精準分析耐心解答。教育是“百年大計”,智慧學校建設在我市已經開始全面鋪開,這是時代的必然,對于“園丁”來說,“育苗”需要給予更多呵護。

  (記者 羅少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