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農業大市,在數字化實踐中,如何加快推進數字農業農村進程,建設一批數字化現代農業園區,構建農業電商經營體系,加大品牌農產品網上展示和銷售力度?(《安慶日報》6月2日)

  電商是數字產業化的一種新業態。實踐已證明,它能夠從銷售端迅速拉動當地電商產業鏈條和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倉儲、分揀、運輸直至冷庫、直播工作室等,還能促進農村產業的轉型升級和農產品的結構調整。確實,在線下銷售受阻的疫情防控期間,從田間地頭的實時互動,到市長、縣長直播帶貨,再到各大平臺愛心助農,各平臺農產品成交額大幅上漲,為緩解我市農產品的滯銷發揮了積極作用,農村電商深厚潛力被進一步挖掘,也再次迎來了提質升級的新機遇。因此,從發展農村電商入手,構建農業電商經營體系,為數字化鄉村建設賦能,讓數字經濟在鄉村田野上發展壯大,已成為我們必須做好的必答題。

  近幾年來,我市為農村電商的發展給予了巨大的投入,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環境。自2015年以來,我市桐城、潛山、懷寧、太湖、宿松、望江等市縣,先后獲批商務部電子商務進農村全覆蓋示范縣。還有不少鄉村被評為省級電商特色小鎮和電商示范村。如桐城市新渡鎮電子商務現有大小600余家,從業人員1700余人。僅2019年上半年,該鎮電子商務交易額約10億元,同比增長16.8%。再如懷寧縣公嶺鎮永新村永太淘寶商店負責人黃翠萍,在疫情防控期間,逆流而上,預計今年訂單銷售額超過300萬元。產品遠銷包括香港在內的二十多個城市,為村民們找到了一把增收金鑰匙。這都說明了我市農村電商的發展,已成為農民脫貧致富,促進縣域經濟發展,加快鄉村振興步伐的新引擎。

  但毋庸諱言,與城市相比,我市農村電商的發展仍存在著某些“堵點”,如專業人才缺乏、物流成本比較高、冷鏈物流有堵點,生鮮農產品運輸難,農產品標準化程度有的達不到要求,數字化運營能力有待提高等。要以農村電商為數字化鄉村建設賦能,必須要妥善解決好這些問題。

  因此,在發展農村電商中,我們要集中資源補上這些短板。可將鄉村振興、脫貧攻堅與發展農村電商結合起來,在解決農村電商這“最后一公里”堵點上下功夫。政府要在加強引導,推動科學布局。加強農村電商資源整合,健全縣鄉村三級物流配送體系,提升村級服務站功能,在鄉村網絡信息基礎設施上下功夫,要使農村電商從“用得上”向“用得好”轉變。

  同時,除了對農民進行運營等電子商務服務等有針對性的培訓外,還應引導調動更多的返鄉高校畢業生、致富帶頭人、退伍軍人等參與農村電商的積極性,這不僅有助于提升農村電商化水平,也有助于吸引更多人才關注農村發展,為數字化鄉村建設注入更多活力。

  發展農村電商,既要看“網上”也要看“田間”,更需要確保所經營產品的質量。因此,我們應引導農業經營主體直面市場,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立足在生態優質綠色農產品上做文章。確保農產品以及農民加工的產品品質,打造出縣域品牌來拓展市場,為數字化鄉村建設賦能。

  發展農村電商,我們還要在做強產業和確保服務質量上下功夫。要以精準的線上渠道信息反饋,促進上游種植養殖環節布局的優化和結構的調整。要引入農業品牌企業、興建一批數字化現代農業園區,更多的聚焦提高農產品標準化和規模化水平,指導農民科學種植,生產綠色有機農產品,提升農產品的價值,為未來發展蓄勢。同時,做好服務模式的創新和服務質量的管控,以滿足消費者多元化個性化的需求,以良好的線上、線下品質,為數字化鄉村建設賦能。(潘天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