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德宏4月30日消息(通訊員何星余 李康)入夜后的邊境封控執勤點是什么樣子?它正在發生著哪些故事?又是一群怎樣的人,無論月明星稀還是狂風暴雨都會點亮邊境線上的那盞孤燈?

  這是一個坐落在祖國西南邊境的一個小城——瑞麗,它獨特的地理環境讓中緬兩國村村相連、路路相通,而不法分子也就利用這一點,在邊境從事違法犯罪的活動,這給駐守在這里的瑞麗出入境邊防檢查站的民警們帶來了巨大挑戰,只有披星戴月、死死守護后,才有撥云見日、春暖花開時。一個帳篷、一盞燈、兩張折疊床,加上4個民輔警,這樣的邊境管控點,瑞麗站有60多個,分布在40多公里的邊境線上,民警們24小時駐點執勤、巡邏管控,對邊境沿線實施全方位、立體化管控,確保點與點覆蓋范圍連接起來,既能守住點也能管好邊。

  瑞麗江邊亮起“平安”燈

  暖陽褪去,賀悶分站的楊榮山起身打開了掛在畔崩執勤點的燈,警犬“平安”乖巧地跟在他后面,可能是白天參與巡邏的原因,“平安”顯得有些疲憊,楊榮山彎下腰摸了摸它的頭說:走吧老伙計,咱倆沿著江邊看一圈,夜晚更要提高警惕。燈光下,他們的背影越走越遠,略顯孤單無助,又是那么的高大威嚴。

  這是4月13日的夜晚,疫情又一次讓瑞麗這個小城按下“暫停鍵”的第14天了,疲憊反復沖擊著楊榮山的身體,可他心里清楚,必須嚴防死守,為瑞麗的“重啟”匯聚微薄力量。“不要在邊境逗留,趕緊離開,若有非法越境行為,我們將采取強制措施!”當天凌晨1點多,“平安”突然出聲示警,訓導員楊榮山察覺到有情況發生,隨即和同事朝“平安”示意的方向檢查,順著強光電筒看去,果真有3人在緬方一側的草叢里觀望,有蹚水過江非法偷渡入境嫌疑,發現自己暴露就倉皇逃跑了。

  “幸虧有‘平安’在,除了多次給我們提前預警外,它還肩負著幫我們驅趕毒蛇和老鼠的任務,這類冷血動物,令人毛骨悚然。”楊榮山說。這個執勤點就建在江邊上,兩旁的樹木草叢又高又深,周圍有太多的毒蛇和老鼠出沒,不注意就鉆到帳篷里。正說著,周圍的草叢嘩啦啦發出了聲響,“應該是老鼠,蛇不會有這么大動作。”楊榮山淡定的說,他對周圍環境熟悉的讓人心疼。

  300多天的堅守,“平安”和賀悶分站的民警們一起巡邏守邊,參與疫情防控,日夜奮戰在邊境第一線。他們是戰友,訓練時共沐風雨,執勤時如影隨形,執法時默契協作。去年,賀悶分站共查獲走私案件16起案值76.5萬,繳毒39.9公斤,這些傲人成績的取得“平安”功不可沒,它用四肢一遍遍丈量著主人守護的邊境線,成為了瑞麗江邊防止境外疫情輸入和跨境違法犯罪的堅實力量。

  邊境線要全方位的守

  晚上8點,67號界樁附近的水閘執勤點上,周東正在用電蚊拍打著燈光周圍的蚊子,附件唯一的一處亮光把蚊蟲全引到帳篷周圍,“呲呲呲”的聲音把帳篷里剛結束休息的守夜人楊宇“喚”了出來。他們穿戴整齊,隨著肩上閃爍的警燈沿著田埂道一路前行,這群“夜行人“便是姐相分站的巡邏小隊。

  “因為要巡邏,朋友圈的微信步數永遠是最多的。”周東正說。在沒有“冬季”的瑞麗,常年都可以種植莊稼,而姐相漫長的邊境線上都是莊稼地,得天獨厚的氣候讓玉米在這里可以一年成熟兩到三季,香蕉種植也占了半壁江山,高大的植物給非法出入境人員提供了很好藏匿條件,也給姐相分站的民警們帶來了嚴峻的挑戰。

  “前面的攔阻設施又進行過加固,這條小路雖然看不清了,但從這里下去就徑直到了65號界樁。”說起巡邏,負責安排勤務的王建勛副隊長侃侃而談,他對姐相轄區邊境一線的情況了如指掌,儼然成為了巡邏路上的“活地圖”。“警戒區域,請盡快離開……”。正說著,他不小心進入攝像頭范圍觸發了報警系統,喇叭里發出了警報。為了有效打擊跨境違法犯罪,姐相分站不僅加大了車巡人巡相互配合的力度,還通過切斷小道便道、安裝臨時攔阻設施、加裝攝像頭和聲光雷達報警系統等方式,利用“人防、物防、技防”三項措施更精準打擊和防范各類違法犯罪行為。

  被風吹走的執勤點

  “啊,我們的執勤點又沒了。”執勤民警張寶順面對著支離破碎的板房和被風卷走的帳篷說。4月9日,原本平靜的拉線分站8號執勤點,入夜后就開始小風“嘶嘶”,帳篷外的白熾燈搖擺得越來越厲害,正在守夜的張寶順和同事感覺不妙,把在帳篷下的東西拼命的往固定板房里搬,裝備、物資搬進去了,剛準備將小桌子抬進去,風突然裹挾著冰雹席卷而來,帳篷角落的燈撞碎了,兩人一人一個角拉住帳篷,“堅持不住啦!”張寶順話音未落,一陣橫風把桌椅板凳連同帳篷一起掀翻10多米遠。跑回板房內的張寶順沒來得及查看周圍情況,馬上通過對講機落實正在巡邏的其他兩名同事,得知他們提前躲進周邊農戶家才放下心來。惡劣的自然環境總是一遍又一遍地試圖“趕走”這群守夜人,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他們的內心卻異常的平靜和堅毅。

  “我們這一條線上的執勤點周圍都沒有遮擋物,天氣變化快,這已經是我的帳篷第二次被吹飛了,上一次比今天跟狼狽,連吃的都吹飛了。”張寶順笑著說,顯然他沒有被這次不愉快的經歷影響。他摟起袖子,和同事們一起收拾起了一地的雜物,他急切的要把執勤點重新搭建起來,恢復正常的執勤任務。新的帳篷上,張寶順把線綁好,把燈扭亮,轉身和同事說道:走吧,巡邏!可不能讓犯罪分子因為這樣的特殊狀況鉆了空子。

  不管是高溫、暴雨還是狂風,這個站的全體民輔警克服疲勞、連續作戰,用堅定的意志和樂觀的態度面對艱難險阻,構筑了一條堅固的防線……

  偷渡者遇上守夜人

  剛從戶撒鄉邊境沿線的山上巡邏回來的臘撒分站民警朱超拍拍身上的塵土說“晚上比較黑,盡管我們已經隨身攜帶了手電筒,但是山路比較難走,還是會摔上幾跤。”

  40號界碑和41號界碑深藏在距離臘撒分站20余公里的原始森林深處,這是一代代臘撒戍邊人心中的精神圖騰和使命符號。自疫情發生以來,兩個界樁中間的坪山丫口就成了重點的管控地段,這個執勤點已經從去年的簡易帳篷升級到了鋼架執勤點,盡管這樣,執勤點里透亮的燈光還是未能照亮這方圓幾公里漆黑的寂靜。

  由于執勤點距離單位較遠,山路難行,在這里的守點民警一周輪換一次,他們每天都要沿蜿蜒曲折的巡邏道開展巡邏,防止不法份子偷渡進來。山路崎嶇坎坷,巡邏民警們互相幫助,上坎下坡,不時有人會被林中蚊蟲叮咬或是被帶刺藤蔓刮傷,大家都在咬牙堅持。“疫情爆發以來,我們對界碑便道、邊境村寨持續加大了巡控力度,嚴厲打擊非法出入境、走私等涉邊違法犯罪行為。就在3月的9號、10號凌晨,我們連續兩天查獲了兩起意圖非法出境的犯罪嫌疑人。”臘撒分站副站長李玉明介紹說。

  孤燈下,每一個執勤點上發生的故事,平凡卻溫暖如光,聽著邊境線上蟲鳴鳥叫,執勤民警匆匆巡邏的步伐又加快了些,山路土路上留下的一串串腳印,繪制成了邊境防線的地圖,描摹著他們夜有破曉時,愿做守夜人的決心。